我们审美变了吗

朋友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他觉着现在的汽车越来越好看了?

什么叫好看?好看的含义太多以至于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讲起。我们平时说的好看更多的是个人的一种主观感受,有人觉着优雅的车好看,有人觉着有力量感的车好看,有人觉着有速度感的车好看。甚至也有人同时觉着几种都好看,这就关系到另一个问题,美学,不管是哪种个性的车在设计的过程中都经历了各种美学标准的层层考量,让他符合基本的美学原则,最终才能有我们看到的车身。

当看到路上奔跑着的那些造型张扬的汽车,我也会经常思考,我们的审美变了吗?我们不妨抛开个人审美和品牌风格上的差异去分析下这个问题,看一下到底什么变了。

反复思考之后,我认为审美不见得发生了多大的改变。我们觉着现代的车越来越好看,但不见得真的就比以前的车更好看,至少从纯美学上讲是这样的。之所以我们会觉着好看,可能是因为审美疲劳,我们其实是觉着现代的车更新颖而不是更好看。除了专业人士很少有人会站在纯美学的角度去看待一辆汽车,就好比今天那些所谓的时尚潮流,并不是因为真的就比之前的更好看,与众不同的东西更能吸引那些追逐潮流的人。

由捷豹传奇设计师Malcolm Sayer设计的E-type是汽车史上公认的最漂亮的车之一,这是一辆美学和空气动力学结合到极致的车。对于这辆车现任捷豹设计总监Ian Callum夸张地比喻道“Sayer将一辆空气动力学完美的车画到了千分之一英寸以内。”,Ian Callum为现在的捷豹赋予的个性保持了E-type的优雅卓越的设计,但多了一些华丽的线条和犀利的细节。这样的变化给人带来感觉是更有力量感,动力更强劲,而不是更美,因为在他眼里他可能永远做不出E-type那样的设计。

汽车造型的演变受到了很多因素的制约,其中技术的进步和法规的变化以及汽车厂商的全球化都在其中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纯粹美学的进步不见得有多少,当然美学又何尝不是一门技术呢。技术进步和流程的改变让Malcolm Sayer那个设计师借助公式打造完美车身线条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但是汽车设计也因此失去了一些对于美学上的极致追求,汽车设计不再是设计师笔下勾勒出的线条,而是空气动力学,工程学,政策法规下相互制约不断妥协的结果。

无论是汽车还是手机,这些产品的设计跟技术的联系非常密切,每一次技术的重大进步都会带来设计上的革新。所以设计上的改变在所难免,再经典的设计也不可能永远保持不变。但是这种变化并不代表纯美学上的进步,也许现代的设计师永远无法设计出E-type那样完美的线条。我不会说E-type就一定比好看,我只能说他们很不同。

回到我朋友的那句话,我们觉着汽车越来越好看了,这里的好看不仅仅是美学的上概念,还包括技术上进步,一些科技元素的融入,以及线条比例的优化,这些因素混合到一起影响了我们判断。单纯从美学上分析,LED灯阵列不见会比传统的疝气大灯更美,但是设计的灵活性让设计师在设计的时候多了更多可能性,可以创造出更多新颖的形式,而这种感官的变化刺激了我们的审美。

要想讨论几十年来我们在设计美学上有没有进步,不能只看那些容易收到其他因素影响的产品,比如汽车,手机,电视或其他电子产品。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的钢笔,茶杯,刀叉,杯子,灯饰,针织品等产品虽然或多或少也会收到一些影响,但是相对来说变化并不大,分析对比这类产品的变化可能更利于我们理解美学的发展。

我们不能说现在的设计师只是在炫技,毕竟产品不是装饰品,不能只站在美学的角度看待一件产品。产品终究是要为人服务的,一个产品首先要做的是提供更优质的使用体验。消费者不可能只是站着审美的角度去审视产品,毕竟买回家是要用的。

如何将科技与人文的融合永远的会是当代设计师要面临的一个难题,至于如何选择我想永远没有标准的答案。让科技为人所用是设计师义不容辞的责任,至于设计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到底什么叫好看?我也不知道。设计太复杂,审美更复杂,我们永远不可能用一系列的规则去衡量他。有人说设计是门玄学,我不敢说自己赞同,但我也不反驳。

我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和设计相关的任何东西都不要下定论。设计永远不可能有一个完整准确的定义,做设计就要享受变化,享受纠结,享受挣扎,享受争辩,享受残缺美。

汽车越来越好看了吗?坦白说我不知道。至少作为设计师我的偶像们是那些已经离我们远去的传奇设计师,我怎么敢说这样的话,我又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